拿掉悲憫的濾鏡:看見世界,而非想像的角落

拿掉悲憫的濾鏡:看見世界,而非想像的角落
透過攝影展,我們希望相機成為麥克風,讓他們自己發聲,而不是站在弱勢或被詮釋的位置,在過程中,發現彼此都是有力量的。透過攝影展,我們希望相機成為麥克風,讓他們自己發聲,而不是站在弱勢或被詮釋的位置,在過程中,發現彼此都是有力量的。透過攝影展,我們希望相機成為麥克風,讓他們自己發聲,而不是站在弱勢或被詮釋的位置,在過程中,發現彼此都是有力量的。